欢迎访问【运城党建网】网站!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 党建网 > 他山之石 >

四川大力抓党建促脱贫,尽锐出战向深度贫困发起总攻——索玛花开大凉山

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06日   来源:中国组织人事报   点击率:131 次

  彝族汉子吉好也求做梦也想不到,这辈子还能过上这样的生活。

  “原来,一家人挤在一间低矮阴暗的土坯房,只能围着火塘席地而坐。今年春节前,我们搬进了易地扶贫搬迁的新房,坐上了沙发!”在四川昭觉县三岔河乡三河村,吉好也求笑容满面地把大家迎进屋子:“跟老房子比,一个天,一个地,屁股越坐越高,日子越过越好了!”

  搬进新房子,过上好日子。越来越多的彝乡群众正品尝同样的喜悦。四川是全国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,而凉山彝区是“一步跨千年”的直过民族地区,脱贫攻坚任务最为艰巨,是影响全省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的控制性因素。凉山彝区乡亲们脱贫了,脱贫攻坚战才称得上全面打赢。

  大凉山的贫困群众,习近平总书记始终深情牵挂。近年来,四川大力抓党建促脱贫攻坚,加强干部保证、组织保障和人才支撑,举全省之力向最硬的攻坚战场发起最强总攻。2018年凉山州减贫19.9万人,贫困发生率降至7.1%,随着以凉山州为代表的深度贫困坚冰逐步破除,四川全省贫困发生率已从2013年底的9.6%,下降至2018年底的1.1%。

  进深山上悬崖,5700名精锐驰援凉山

  从凉山州府西昌市开车出发,用不了半个小时,就进了大凉山。举目皆是山,绕不尽的弯,车轮沿着悬崖边的山路,划出一个又一个S形,把人带进大凉山腹地。

  昭觉县解放乡火普村,平均海拔2700米的典型彝族村落,大山阻隔,靠天吃饭,贫困发生率34.8%。沿着直通省道的沥青路驶入,眼前的火普村生机勃勃:白墙灰瓦的彝家新寨宽敞明净,村里卫生室、文化室、幼教点一应俱全,朗朗童声回荡在山顶,山坡上,一排排黑色大棚格外显眼。

  “那是村集体种羊肚菌的大棚,空档期再种上高山草莓。”村民吉地尔子站在自家院子里,指着这些“宝贝疙瘩”喜不自禁。“过去想也想不到还能种这个哩!”上百元一斤的羊肚菌走出大山,富了村民的口袋。建档立卡时,吉地尔子家年人均纯收入不足2500元,2018年,火普村整村脱贫,村民人均收入已达9800元。不仅脱了贫,吉地尔子还开张了农家乐,想让游客也来看看满山遍野的索玛花。

  “大棚是对口帮扶单位绵阳涪城区出资建的,我所在的州广播电视台开展了以购代捐。去年,村里又来了3位省委选派的综合帮扶队队员,扶贫队伍更充实了。”第一书记马天驻村3年多,他见证,这个曾经闭塞的深度贫困村,源源不断迎来全省的精锐力量,一举驶入脱贫快车道。

  最硬的仗,要派最能打的人。针对凉山州这个脱贫攻坚任务最艰巨的战场,四川省委提出34条措施精准支持凉山,并举全省之力,量身选派精兵强将驰援凉山。

  关键战役,超常举措,一声动员,精锐尽出!

  省委组织部11名部班子成员一对一常态化联系指导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,从省内已摘帽县选派11名实战经验丰富的党政副职挂任深度贫困县党委副书记。

  曾浪舟是来自已摘帽贫困县的11位干将之一,从川东北达州市通川区,来到川西南盐源县,挂任县委副书记兼县综合帮扶工作队队长。“盐源的苹果、花椒、板栗品质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毫不逊色!”有了这个惊喜的发现,他决定打好产业牌:“要把品牌打响,通过产业发展,防止断了帮扶就返贫。”

  配强指挥,也选派好战斗队员。2018年6月,省委组织部精准摸排凉山州县需求,专题研究选派方案,不到一个月,来自16个行业系统的3500余名精兵强将全部集结完毕,会同前期到位的帮扶力量共5700余人,前往11个深度贫困县,实行为期三年的综合帮扶。其中,92%的队员在乡镇和村。

  “综合帮扶工作队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干部挂职。”由省委组织部选派挂任州委常委的杨天利认为,“这是特殊时期派往特殊战场的特战队。”

  广安市武胜县苗圃职工张中华来了,他说服家人卖掉汽车,换成一辆摩托车开进村里,为的是方便在村里跑,教村民种花椒;四川省社科院女博士王素珍来了,拿出读博的劲头自学彝语,不到2个月就基本解决语言交流障碍;凉山州烟办的刘骥干脆带着72岁的母亲一起进了村:“阿妈,实在找不到人照顾你,干脆和我一起去吧!”……

  “省委组织部下了功夫!这5700人素质很高。”盐源县委书记邓天友深深感到。

  选准干部,更要激励约束到位,保证帮扶任务落地。省委组织部专门出台管理办法,加强日常履职研判,不胜任的及时调整召回;州委组织部编印脱贫验收指标和扶贫政策速查对照表,方便干部使用;各县委组织部加强日常管理和工作保障,选派单位也要落实待遇、解决具体困难,全省一盘棋。

  谋划产业发展、推动易地扶贫搬迁、倡导移风易俗……活跃在大山深处的一支支综合帮扶队,成了扶贫“特战队”“尖刀班”。

  红白喜事大操大办是彝区脱贫路上要攻克的陈规陋习。一场婚丧嫁娶,动辄花费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,留下的债多少年还不完。在盐源县田湾乡赶马地村,帮扶队不仅成功当了一次“红娘”,还成功阻止了高价彩礼。

  经帮扶队员牵线搭桥,村幼教点小马老师与在县城机关上班的小杨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提亲时,帮扶队队员们却很忐忑:小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子,按照旧习俗,彩礼钱肯定不是个小数目。眼下正倡导移风易俗,这次提亲压力很大。

  “提亲队”没有避事,讲政策、举例子,大家轮番上阵,设身处地劝说小马的父亲。最终,老马一掐烟头,决定不收彩礼:“说白了不就是个面子问题嘛,我是老党员我带头,只要他俩过得好,我倒贴一点都行!”“提亲记”很快在村里传开,引起一片共鸣。

  在昭觉县特布洛乡谷莫村,45岁的俄地曲西一度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。丈夫因病去世,家里欠债累累,她一人带着4个孩子,靠几亩薄地艰难度日。驻村第一书记和帮扶队到来后,在村里轰轰烈烈实施了以奖代补、以购代捐、借羊还羊等举措,点燃了村民发展产业的“小宇宙”:只要勤快,就不愁没有钱赚。

  “把鸡养好,支部有销路。”俄地曲西一口气养了100多只阉鸡,还养了牛、羊、猪,种着土豆、核桃,再加上孩子打工的收入,全家一年入账10多万元。搬进新房,配上彩电,冰柜里储备着不少腊肉,苦日子熬到了头。“虽然累,但脱贫之后腰杆直!”

  “以前我成家的时候,爸爸妈妈都没有给我这么多东西,党的政策真的太好了,真是太感谢了!”同村村民洛比尔且说出了大家的心声。

  建好支部,挺起贫困村发展主心骨

  帮钱帮物,不如帮建个好支部。2018年2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凉山考察脱贫攻坚工作时强调,打赢脱贫攻坚战,特别要建强基层党支部。

  这是彝区农村党组织最大的期盼。干了多年村支书,盐源县博大乡西沟村支部书记沈林军一直以来很苦恼:“想把党员队伍带起来,但是不知道该怎么抓。”

  面对总书记的要求和群众的期盼,省委常委、组织部长王正谱开出药方:“要把加强贫困村党组织建设作为一件大事来抓,重视培养入党积极分子、党员和带头人,为贫困地区留下一支能战斗、永不走的‘工作队’。”

  针对农村基层党组织工作缺乏规范,存在党建和中心工作“两张皮”等问题,2017年,凉山州实施“筑底强基·凝聚民心”工程,在乡镇和村逐级开起党建月会。村月会在乡镇月会后一周内召开,村“两委”、第一书记、综合帮扶队员均参加,组织生活、社情民意、月度工作、党员民主评议等均纳入其中,内容形式规定得明明白白,给了村支部一份“施工图”。

  一开始,沈林军不敢相信:“过去开个会都困难,现在标准这么高,能实现吗?”很快,实践给了他答案。

  有位村民双目失明,很少出门,大家都以为他在外打工,社情民意走访发现后,支部在会上商议,帮他申请了救助,修了新房;有个村民小组物产收成好,但运不出去,急需一条路,会上群策群力,解决了资金和人力问题;党员马正华在党员积分评星中得分不高,心慌了,后来积极种花椒、种核桃,主动参加培训,一举成为党员示范户……

  一年多下来,沈林军心服口服:“不仅实现了,大家还形成了习惯。”他自己也学会了用电脑,“原来不会操作,有事都得找别人。现在,存储、打印、传输都没问题,我也有QQ号了!”

  为提升贫困村党组织组织力,四川省委组织部集中2个月时间,分析研判全省11501个贫困村“两委”班子运行情况,党组织书记出缺的及时配齐,不胜任的坚决调整;加强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队伍建设,每村培养3名以上;倒排软弱涣散村党组织,持续整顿。

  “沙,沙……”工作台前,徐超手拿砂纸,正聚精会神打磨木质手工艺品。“6分钟做一个,一天工钱100块!”25岁的徐超是盐源县泸沽湖镇舍垮村村民,加工工艺品、划渡船,再加上种地,在家门口一年就能收入3万元。

  “以前的舍垮村乱得很。”村支部书记李比玛扎石毫不避讳,“我们处在川滇交界,过去村里穷,盗抢案件很多。加上村‘两委’工作不规范,老百姓不信任,工作难开展。”几年前,村里还没有一艘渡船,挨着泸沽湖,却过着穷日子,气候适合种植经济果林,却没有成规模的产业。

  痛定思痛,村党支部狠抓党建,整顿作风,主动外出考察学习,用“四议两公开”处理村务,引导党员与贫困户结对帮扶。“过去村集体扶贫资金都是给村民一分了之,前年,村支部牵头进行民主决策,大家决定不分钱,扩大再生产。”李比玛扎石说,土地流转、发展渡船、开办工艺品作坊,全都是支部和党员领头干,带动村民摘了贫困帽子,村子也评上了文明村。

  为凝聚更广泛社会力量参与,四川省以党建引领带动,开展了城乡党建结对共建、“两新联万村”、“万企帮万村”、对口帮扶“全域结对”,不少贫困村在结对共建中增强了“造血”能力。

  看着村口络绎不绝的过往车辆,西沟村驻村第一书记张雪凇喜上眉梢。村子处在通往泸沽湖的必经之路上,过去,没思路没资源,村里“望车兴叹”。“我们在‘万企帮万村’活动中结了对,把旅游休息区承包给结对的公司管理。”张雪凇说,现在村集体每年稳定收入9.2万元承包费,村里的农产品也能放到旅游休息区来销售,“高山蓝莓在这下不来80元一斤!”

  支部建强了,村里的发展有了主心骨。资金有统筹,产业有规划,示范有党员带头,村民的致富路变得越来越宽敞。

  因为长得快、不挑食、出栏周期短,品种优良的西门塔尔牛很受养殖户欢迎。然而,过去缺资金缺技术,吉好也求生生被万元一头的牛犊拦了路:“只能几家人共同养一头。”出于防冻、防盗的无奈,彝乡百姓不得不把牲畜牵进屋内,人畜混居。

  三河村村“两委”经过摸索和试种试养,规划了短期+中期+长期相结合的产业发展道路,西门塔尔牛便是其中之一。村里修了牛圈,县里有上百个人工授精点,吉好也求获得精准扶贫贷款2万元,资金技术“拦路虎”迎刃而解。

  “去年卖了2头,收入1万5。”吉好也求笑着说,养殖成了他最稳定的收入来源。加上种植和打零工,问他全年收入,他乐滋滋地用手比划一个“六”,“去年6万元,我家脱贫了!”

  补人才短板,帮助乡亲以智脱贫

  苦荞、核桃、花卉、蚕桑、油橄榄、石榴、马铃薯……凉山的立体气候、充沛光照、良好生态,塑造了农产品良好的品质。然而长期以来,由于缺少人才,特色产业难以形成规模和品牌。

  踏上凉山的土地,关于缺人才的事例就像开了闸一样,不停钻进耳朵。“全州中小学教师缺口达3000余人,部分县剖腹产手术医生很匮乏,有的县医院没有人会使用B超仪器。”凉山州委常委、组织部长张伟说起人才问题颇为痛心疾首。

  如何夯筑好脱贫攻坚的人才之基?

  站在平均海拔2700米的盐源县平川镇青天铺村,花椒、核桃、桃子等遍布山野,“绿色的财富”肆意生长,正改变这个贫困发生率为25.9%、好山好水好贫困的村子。

  晨光中,村民沙挖各早早去山上转,探视宝贝般的花椒树成了习惯。过去,为摆脱贫困,他种植红花椒,因缺乏管护技术,产量非常小,也不敢扩大面积,贫穷的帽子始终摘不掉。2015年开始,省里派来了农技员常驻村里,手把手教技术,让他开了窍。

  “冬天气温低,花椒树根系也怕冷,要垒土保暖。锄完草后要及时施肥一次,产量才高。”沙挖各说。有了技术,改变“望天收”,他扩种了300多株红花椒,去年收入近4万元。目前,伴着弥漫的花椒浓香,全村种植红花椒2366亩,核桃1258亩,在致富路上大步前进。

  2017年底,四川省启动深度贫困县人才振兴工程,打出了破解深度贫困地区人才瓶颈的组合拳。大力向凉山“输血”,成为重要的一项内容。上千名农技员,581名教师、医生等专业技术人才,浩浩荡荡开进大山深处,不仅改变了大山的面貌,也温暖了百姓的心。

  在甘洛县,泌尿系结石高发,由于人才缺乏,条件落后,当地对泌尿系统疾病的诊治几乎是空白,患者只能去外地就医。攀钢总医院泌尿外科主治医师飞国庆来到甘洛县人民医院后,组织筹建了泌尿外科,通过传帮带培养当地人才,目前泌尿外科每月诊治病人量200余人,每月转诊人数不超过5人,大大减轻了群众看病的负担。

  输血不是长久之计,打好“本土人才”牌,才能更好地增强造血能力。近年来,凉山州统筹实施人才定向培养、在职培训、人才招引、管理创新、人才援助、人才稳定六大工程,努力构建深度贫困县人才振兴政策体系。

  “小白小白上楼梯,打开电视机,拉拉小天线……”走进雷波县汶水镇马处哈三峡新村幼教点,老远就听见孩子们清脆爽朗的声音,老师马黑补洗正在带领孩子们做手指游戏。

  “我9岁才读一年级,走到学校,得一个半小时。”马黑补洗中专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务工,见识过外面的世界,她深有感触地说,学前教育是凉山教育体系中最突出的短板,语言障碍导致“学业困境”,“厌学—辍学”恶性循环斩而难断。

  挖掉贫穷落后之根,奔上富裕文明之路,根本在教育。凉山州启动“一村一幼”计划后,2017年,马黑补洗经过考试培训成为了幼教点的老师。“开始孩子一句普通话都不会。不洗脸,跟小花猫一样。”工作中,她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教孩子们说普通话、讲卫生。

  潜移默化的教导下,孩子们的变化让她惊喜。现在,孩子们会主动洗手洗脸,并要求父母给他们换上干净衣服。不仅如此,孩子们可以熟练地用普通话背诵诗词。“我们排演的节目,还到北京演出了。”

  2018年,凉山定向培养紧缺专业大学生、乡村医生、农村实用人才1721名,培训13个重点领域在职人才10.34万人次,招录招聘紧缺专业人才、“三支一扶”、特岗教师等3125名。

  人才的到来,深刻改变了当地的面貌。2014年凉山学前三年毛入园率50.73%,仅有3所公办村级幼儿园。实施“一村一幼”计划后,全州建成村级幼教点3000多个,目前,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3.58%。

  春风吹拂,昭觉县三河村一派欣欣向荣。放弃国企工作,返乡创业的洛古有格站在山头上,开始琢磨新的规划。过去几年,他办起了乌金猪养殖合作社、肉牛养殖合作社带,共有110多户农户加入,去年带动户均增收3000元。“眼看交通变好了,我要借助电子商务、订单农业等方式来开拓市场,创建我们昭觉的绿色养殖品牌。”

  “我以前就只晓得踏踏实实帮客人做好饭菜,碗碟有缺口,桌子也是很旧的木桌,没想过还要注意这么多细节。”宁南县梓油村村民吴道春,办了一个农家乐,一周能接待一两桌,发展陷入了瓶颈。这个问题在“农民夜校”迎刃而解。

  在专业老师的指点下,现在,吴道春不仅换上了新桌子、换上了新碗碟,还会给客人递上名片,学会了“口碑营销”。小小的院子变得越来越热闹。“现在20多间房全订出去了,很多人现在就在订夏天的房间了!”言语间,吴道春难掩心中的喜悦。

  ……

  曾经一步跨千年,今朝跑步奔小康。“索玛花年年开放,男人们的月琴把快乐弹响,生命中的日子在歌唱。你看那条宽敞的大道,有人来这里,改变了往日的模样……”歌声唱着彝乡百姓的真情。

  “共产党对彝族好,历朝历代都没有过。凉山群众发自内心地感谢、感恩。”凉山州副州长、昭觉县委书记子克拉格说,打赢脱贫攻坚战,大家充满信心。

  沐浴党恩,凉山大地在脱贫攻坚的冲锋中,正涌动着千年巨变的澎湃动力,旧貌换新颜!

  中国组织人事报记者 魏杰 孙忠法

下一篇:新疆克拉玛依市白碱滩区“五步走”整顿软弱涣散 上一篇:江苏泗洪:实施城市基层党建示范引领“4210”工程

晋公网安备 14080202000222号